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乡村公家站】(01)
【乡村公家站】(01)
我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长相一般,学习一般,踏踏实实的生活着我住的
地方是在山区农村,交通基本靠走全村只有一个公交站,而且站点的位置很偏,
出了上学的学生和准备进城的人会在这里等车平时基本没有人经过所以公交车每
天只有两班,早晚如果错过了,就只能走着回家,反正我已经习惯了,觉得无所
谓。
  今天该我和好盆友李子轩值日,「对不起,魏琪今天我姐从城里回来,我要
先回啊,抱歉!」「唉,好的你姐也是难得回来一趟,你去吧。」「谢谢,我改
天补偿你,爱你」说完,你飞奔出教室,我则开始打扫一个人打扫还是比较慢的,
等我打扫完学校已经没人了。
  我收拾好东西后走出学校,突然天降暴雨,我跑着往公交车站飞奔而去,校
服被淋湿了我看了下时间错过了晚班车,真倒霉,我坐到公交车站的雨棚里等雨
小了走回去。
  雨棚里还有一个大叔在躲雨,他直勾勾的盯着我,我有点害怕看雨下的小了,
就准备离开。
  大叔一把把我拉回来用身体将我压在座椅上,他脱掉他的衬衫把我的手绑起
来我害怕的大叫,他一巴掌打在我脸上「不准吵」
  我被吓住了,他将我的衬衫和胸罩推到脖子并迅速的脱掉裤子掏出黑粗臭的
阴茎在我去房间摩擦我泪眼汪汪的看着他「求求你,放过我把!我不会跟其他人
说的」「嘻嘻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他将我压在身下我和他成69的姿
势,他趴在我小穴出舔吸「女高中生的嫩穴真是甜美。
  「我禁闭双唇,毛茸茸的阴茎抵住我的嘴巴。
  我痛苦的哭着,他突然脱掉我的内裤,大叫「不要不要,我还是处女求求你」。
  「吵死了」,说着称我张嘴大喊的时候,一把我的内裤塞进我的嘴里。
  「啊啊……」我哀求着但不能形成语言,他把我抱起我将我往座椅上一架让
我背对着他,他翻起我的裙子我害怕的拼命反抗「啊啊……」晃动着裸露出来的
小穴,但的双手像钳子夹着我的腰让我动弹不得,我感到有硬在我的阴唇处来回
摩擦,我知道我完了我痛哭哀求,但被塞住的嘴却只能发出「啊啊…」。
  他开始慢慢将硬物插进小穴,但被小穴中的一层膜挡住了,「真走运还真是
个处。」说完,用力将阴茎往膜的方向一刺,力气太大不仅捅烂了我处女膜,而
且一下子顶到了我的子宫我的肚子火辣辣的痛,痛的我都快翻白眼了但除了哭,
我已没有力气反抗,只能任人摆布啪啪啪,身体受到连环撞击,撞的我头晕目眩
不停颤抖。
  「恭喜你,从处女毕业。」明明为命中注定的某人,保留至今的处女之身,
竟然被素不相识的人夺走了呜呜……
  他干了一会,把我被绑住的手向后提起我如提线木偶,抬起身子,「嘿嘿嘴
上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么。」「啊啊…」我反驳他将我的手向座椅上一甩,
我重重摔在座位上用手臂分开我的腿,再次抽插我的小穴,我避开眼睛不敢正视
趴在我身上的男人。
  他看我安份了,就取下塞在我嘴里的内裤,我低声的哭泣着,他直接将他肮
脏的嘴巴野蛮的贴在我的嘴唇上我的初吻也被夺走了他还伸出舌头舔我的我的嘴
唇,好恶心我禁闭双唇,不让他伸进我的嘴里,他居然捏住我的鼻子,我无法呼
吸慢慢松动了嘴唇,他抓住机会把舌头深入我的口腔,搅动我的牙齿舔吸我的舌
头。
  「宝贝,我要射了!」,「不要,射外面,求求你别射里面,拔出来……」
我被他说的话吓的大闹起来,他不耐烦再次将内裤塞进我嘴里。
  「啊,射了,啊」,「啊,55,啊」我感觉一股热流在我体内串,刺激着
我的神经我知道我被内射了,要怀孕了,怎么办我才16岁,怎么办啊,我绝望
了,静静的躺着,泪水已经哭不出来这是在做梦,哈哈,一定是。
  他一直等到射完最后一滴精液才慢慢的拔出阴茎,拔出的瞬间浓厚的精液从
小穴往外流顺着臀部滴在蓝色的座椅上,那么洁白。
  他坐在我的呆滞的脸上,抓起我的头发,往他阴茎上送我也无力反抗,只能
含着他的阴茎,上面占满我的处女血爱液,精液和龟头的污垢。
  臭味和瑟味玷污着我的鼻腔和口腔,我被这种味道熏的翻白眼,他还用插进
我的食道他每次抽插我的喉咙,胃水都快吐出来,他还一脸陶醉越插越猛,越插
越深,他直到插到阴茎的根部,每次抽插他的肚子都能撞撞击到我的脸了把我撞
的七荤八素。
  「啊,啊,射了!」阴茎抵住我的食管,直接射入食道,我一股恶心要吐出
来,但他的阴茎紧紧的塞住我的嘴将我的头固定在座椅上,胃水精液从阴茎和缝
隙做往外冒糊满我的脸,脖子学生衬衫和他的阴茎「哇,真恶心,贱货。
  「他又在我地嘴里摆动了一下,用我的嘴清理他的阴茎。
  我背靠着他被他抱起,他将我的屁股放在他腿上,再把我双腿岔开手从侧面
伸到我的小穴处掰开小穴,精液滴滴答答的落下他又把手伸进小穴,将里面的精
液挖出来「你真是淫荡,吸了我这么多精液」。
  他一把扯下占满精液的学生裙抬起我的屁股,往阴茎上一放让我正好坐在阴
茎上,从背后坐到直接顶到了子宫,我条件反射的站起身来被他按住了肩膀,再
次坐下来,他边摸着我的胸边向上抽插我的小穴我脑袋快要炸了,大叫「别插了
我要被插坏了。
  「男人丝毫不理会我的话,不在固定我的脖子,双手拉住我的双手我腰一软
身体的重心向下倾斜,他向后拉住我的双手让我的身体与地面平行,他稳坐钓鱼
台用力的抽插着我的小穴」啊啊!「我感到一股热流在我体内传动刺激我的神经,」
妈妈!「我全身的毛孔腺体不自觉的收缩,全身颤抖双眼泛白,失去了意识。
  「啊,射了!」他用往前一顶,射精的快感让他忘了抓紧我的手,我直接被
顶了出去我整个人都被喷射了出去,发出了雨棚重重摔在地上。
  他赶紧跑出来,见我双眼翻白身体不停的颤抖,「什么啊居然被强奸的失神
了,真是个不得了的骚货呢。
  「他拉起我的一条腿,再次把我拖进雨棚,再次分开我的腿,不顾我的意愿
强硬的插入小穴。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持续着被他侵犯,乳交口交手淫肛交脖子腋下…我全身
的每个能摩擦阴茎的地方,都被玷污射满了精液。
  他志得意满,解开绑我手衬衫穿起来,他把我占满精液的裙子递给我,让我
穿上但我却只能呆坐在椅子上。
  他穿好衣服,再次对我伸出魔手,我还不知道,我的地狱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我失踪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山村。
  但当我意识慢慢恢复,眼前一片漆黑,眼睛被系上了眼罩,耳朵也被塞进的
耳塞嘴巴套上了阔嘴塞,手脚和身子也已经被固定住,只能成OTZ的姿势看不
到也听不到,只有鼻子还能正常呼吸。
  头被驾起在平台上被硬物直插着还有屁股也被架起,菊花和小穴同时被硬物
抽插着我已经熟悉了这个味道,是阴茎等它射完我就可以休息了,但当它射完完
后又有一批阴茎插入,不给我任何休息的时间直到把我失去意识,抽插也不曾停
止,等我醒来依然还有阴茎抽插着我3穴直到我又失去意识,一直循环他们偶尔
会给我打一针,应该是避孕针吧。
  「你这的妞很正啊,怎么收费的?」「口爆50,小穴100,菊花200。」
「我来个全套。」「350先给钱,不妨告诉你这可是现役女子高中生,有学生
证的哥们废了好大的劲才开发出来,你真的赚到了!」。
  那个男人把我做成的人形肉便器,用我的身体来赚钱,平时共自己玩乐没钱
了就让我被别人搞。
  我的嘴很受欢迎,一天到晚都有阴茎插着,有时他们射完精后,还不拔出来
把尿也射到我嘴里尿液成了我的水,精液时我的饭。
  我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因为我被插得失去意识的时间比醒着的时间长,
「姑娘你没事吧」再一次看到阳光,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真是太过分了别怕,
我们是警察,是来救你的!」
  「我。的。救。了。吗?」由于太久没说话,我不太适应和别人交流。
  后来才知道,市公安局对我的始终十分重视成立了专案小组,用于在2个月
后抓捕的犯罪嫌疑人救出了我,没过多久我就被送回家,爸妈看到我上来抱住了
我,我痛哭了一场。
  久违的房间却如此陌生,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个带着面具的人
偷偷的钻进了我的房间正当我要喊叫时,嘴已经被堵上小穴也被硬物插入,我知
道是阴茎。
  爸爸?我在做肉便器时,我的感觉和嗅觉变得异常敏锐,这个正在插我的人
的味道和爸爸抱我的时候我闻到的味道一样而且我做肉便器的时候也闻到过这种
味道。
  思路一下子清晰起来。
  「啊,爸爸,你这样为什么不救我,啊!」,「……」那人不说话只是默默
的顶着我,「我做肉便器的时候你经常来搞过我吧,我知道先艹我的嘴巴,射了
一大堆精液,呛到我,把精液从鼻子喷出来真的好难受。
  「阴道里的阴茎膨胀了一圈,我知道我才对了」然后又搞我的小穴,你不怕
把我搞怀孕吗?连我的菊花也不放过你……「我说到一半,脖子就被蒙面人掐住
让我窒息,」你早就不是我纯洁的女儿了,看看你的嘴巴就是他吸住我的阴茎里
每一滴精液,这么下贱我当然要赏你一炮尿啦!「我被掐的快要窒息,那人看着
我痛苦的样子更加兴奋了用尽全力艹我的小穴,」啊给我接住。
  「他一下顶到底,射精的快感,」听着,如果你把这件事说出去,有你好受
的。「说完松开我的脖子,把我的头塞到他的裆部。
  从那以后,每天晚上爸爸都会进入我的房间。
  我想逃离这个家,但我却没钱。
  我的好盆友知道我在找打工的事「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如何用点特别的打
工。」「诶,是什么?」。
  「和大叔一起吃个饭而已,很轻松吧!」「诶,那不是援……」不等我说完
她接着说「不是不是,不是那种事情。虽然也有这种大叔,但你只要用警察和对
方的家室威胁他就行了,毕竟暴露的话被抓的是他。」
  「魏琪,你什么时候有空?只要陪他们一次就能拿五,六千。」。
  「啊,嗯。」我勉强答应了「来,我邀请你到相关网站。」「嗯,拜托了。」
周末,和网站上的人约好站城里的繁华街,我穿着白色T恤背带牛仔裙陪一双黑
色的大腿袜,穿一双帆布鞋在路边等着一辆黑色轿车开过来,「喂是小琪吧」,
真的来了「虽然看了照片,但真人更可爱。」
  虽然被大叔夸奖,但一点不讨厌「诶,您过奖了。」,「快点上车吧。」,
「嗯,好。」我忐忑的坐上车,「是熊心先生吧?」,「嗯,是。」
  他一只手抚摸我的大腿「不要这么紧张对吧,小琪。」,只是摸一下不要紧
吧,如果现在拒绝了,这趟就白来了。
  「我订了个不错的饭店,我们走吧。」「嗯」。
  吃完晚饭,他说送我回家,我也不好拒绝,便做上他的车。
  「这里是……酒店?」「稍微休息一下吧。」,「诶,那个,不是只吃饭吗?」,
「小琪,冷静点开车太累了,只是休息一会而已,你等不急的话,走回去也可以。」
  这在哪我都不知道,怎么走回去,「我明白了。」
  「嗯,饭后一支烟,塞过活神仙。」他点了一直烟,吞云吐雾,好像回家。
  「小琪,」他突然我的屁股,「呀!」吓了我一跳,「就这样回去也无妨但
能不能再稍微陪我一会呢?」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百元大钞放在我身边,「你应
该明白只要让我摸摸就行,我不会强迫你,但如果你要钱这是个不错的交易。
  「我抓住钱,大概有两万,身子往大叔身上贴,我需要钱只是摸摸的话。
  「身子再靠过来一些,没事,不用害怕。」「好的。」
  「再靠近些。」,我只要稍稍忍耐下就好了,很快就结束,结束了尽快忘掉。
  他托起我的脸,想亲我「接吻,不行。」
  我慌忙避开,「不要紧,一切都听小琪的。」他一只手捏住我的屁股「屁股
的弹性很好,不愧是现役女子高中生。」「来,小琪,让大叔这里也舒服下。」
  他把我的手移到他乍起帐篷的地方,让我抚摸凸起部分,我轻轻的抚摸着
「就是这样小琪学的真快,很有才能。」「谢谢夸奖」,好厉害撑的这么大了,
他一只手抓住我的头,另一只手拉开拉链阴茎赫然挺立,有臭又大又邪恶,让我
无法反抗。
  「用嘴舔舔看」我伸出舌头轻舔阴茎这个味道让我想起了从前。龟头渗出有
一样的透明液体,「就是这样,要好好舔干净」,「来含住它没错,一遍吮吸,
一边吞下。」我按他说的做「小琪很熟练呢,很男盆友没少做吧。」「毛无。」
我喊着阴茎说。
  「哦,自己开始动了,不错,非常不错。」好难受,好臭,快穿不上气了,
我的阴道也湿润了,「哦十分习性的口交,小琪很喜欢肉棒呢」才没有那种事,
「已经可以了。
  「他推开还在给他舔的我,看着我呆滞的脸」哈哈哈,那是什么表情一副欲
求不满的样子。「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感觉。
  他抱着我,拖掉我的一副,手伸进我的内裤,抚摸我的小穴「不要那里。」
  他不听「这里怎么了呢,洪水泛滥了」他抱起我,阴茎在我的阴唇上摩擦
「啊,等一下,那里不行。」我想推开他身体却使不上力,「不用担心,不会插
进去的只是摩擦一下。」
  只是摩擦的话,啊,好舒服又热又硬的阴茎在阴唇上,不插入大概可以吧毕
竟不是做爱,「啊……」我人不住发出呻吟。
  「啊」,我感到硬物插进了我的小穴,「哦哦,一不小心滑进去了」「怎么
这样啊,明明说了不能插进去的,拔出来快拔出来。」
  他把我按在床上「是事故,事故,依然已经插进去了,就没办法了而且小琪
的小穴滑滑的,很容易插进去么。」这不就在做爱吗,「啊,啊」和不熟息的大
叔,「小琪一定天天和男朋友啪啪啪吧觉得大叔我的阴茎如何,比他们打比他们
经验丰富吧,舒服吧」,「非常的,舒服」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但是
真的太舒服了,「嗯真是诚实的孩子。」
  他伸出嘴和我接吻,我已经无法拒绝,舌头和他缴在一起,「你现在知道自
己的立场了吧你就是为了让阴茎插入而生的!」「我就是为了让阴茎插入而诞生
的……」我已经意乱情迷「啊啊啊啊啊……」
  他有各种姿势猛插我的小穴,「啊啊要射了,小琪」阴茎在身体了射进来了
精液,高潮听不下来为什么精液射精来的时候回感觉如此舒畅。我虚脱的趴在床
上,大叔点了一支烟,摸着我的头「很不错哦,小琪下次还要再来。」
  「琪,你以为现在几点了,你究竟干嘛去了」妈妈站在门口怒斥我,说不出
口为了钱很不认识的男人做爱,我只是抱着妈妈哭「你不说也没关系,没事的,
妈妈永远支持你」